關於惜昔香

惜昔香是一群熱血阿呆芳療師和傻子無毒有機小農合作,依循節氣時令,不勉強大地承受超出範圍的耕作。以不勉強的精神,孕育出怡人香氣,期望土地回歸自然而舒服的狀態。
成立精神在於重生友善環境的保養用品,惜昔香亦是一個芳療師共同創作團體,除了嚴格把關品質,展現無毒保養用品的質感之外,並祈願分享自然香氣的協調和美感。惜昔香販售官網 : http://www.yoreherb.com/

2016年9月9日 星期五

與恐懼共枕共處,平衡著 – 香蜂草

旅行中必得再三確認的東西是什麼?是錢財、衣物、藥品、還是身份證明?
那若把人生視為一趟旅程,那麼必得攜帶的是什麼?

對我來說,還無法想到一定要備的第一名,但知道必得少帶是什麼,我想大概就是恐懼。

雖然這麼說,但恐懼在人類漫長演化史上,的確保障了性命安全。對於未知、黑暗、沒碰過、看起來很可怕的,我們會先下意識躲開,這減少了中毒、涉險、遭受攻 擊的危險性,這潛藏在行為文化與動物本能中,讓物種的生命得以盡可能延續。而在教育之中,我們也習慣教導小孩、晚輩或菜鳥,這個不能碰,那個千萬不可以, 除了經驗傳承之外,也避免另一方可能會發生的錯誤。


有人說,關係上的相處不要以「否定」當作習慣。質疑與指責多了,承受的另一方,容易退縮,失去挑戰新事物的勇氣和力氣,且會滋養控制方的權力欲,形成過度 介入的局面。被控制或控制的一方,在這樣的狀態下,「恐懼之心」得以日日飽餐。被控制的一方,獨當一面的自信日日銷蝕,恐懼任何不熟悉的世界,無力主動走 出自己的路;控制的一方,恐懼失去掌控,害怕控制的事物出現任何不受控的可能。

要放手相信,並習慣接受犯錯的可能,對於比較家長式的環境,是比較辛苦的。「擔憂對方因此受苦,希望對方走上順遂安全的道路。」
「覺得對方總是為自己好的,不滿足對方的期待會有罪惡感,因而事事盡可能順從。」
「因為是家人阿,自己不說出口,對方也能理解也能懂。」
我們塞在對方與自己的人生行李裡,就有了過於沉重的期待和恐懼。而想像的恐懼又比真實的恐懼更加可怕。


上文寫得這麼義正嚴詞,但我也得承認我很容易害怕。小時候的我有嚴重的「床底怪獸」恐懼症,我深深認定床底下、櫃子裡,一定會有未知的生物躲藏著。又非常 怕黑,每晚睡覺幾乎都是皺著眉頭緊抓著棉被,很「用力」才能入睡。一直到現在,仍覺得眼前的一切如幻夢,彷如下一秒一眨眼就可能消失,凡事總作好最壞的心 理準備。但承認自己內心的恐懼總是好的,至少能正面面對。我是這麼安慰自己。


在恐懼侵蝕己心時,我會用點香蜂草。香蜂草使用的歷史悠久,在西方藥典裡,認為其回春又救心,還可提振免疫力,適合易感冒體質。對我來說,香蜂草的回春, 是呼喚內心殘留對這世界的好奇與勇氣,當那份探索的樂趣回到己身,就能像個初生嬰孩,擁有童心與不虞匱乏的活力。而香蜂草特有的醛類(台灣本土的馬告亦含 豐富醛類),能適當「加粗」神經線,讓人自在面對不若預期的結果,讓人幽默以對不那樣完美的自我,不糾結在牛角尖裡,釋放緊繃的情緒,大口順暢呼吸,大步 行走於世,自然能救心。

不必強求每個人都喜歡你,不必強求自己什麼都作到。
保留一點離去或留下的可能空間,保留一些不了解別人、或承受不被別人了解的距離。
這一切或許是因為太愛了,所以更需如此。


惜昔香香蜂草純露,新品上架 : http://www.yoreherb.com/node/118
長於大屯溪有機田地的香蜂草,乾淨的水、陽光與空氣,茁壯植物滋養香氣,噴灑於水中清新順口,能讓水變得好入口。在芳療中,香蜂草純露常用來安撫容易緊張、崩潰無力、或是工作與考試前的巨大壓力,覺得快要感冒前的五四三也可以用喔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