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惜昔香

惜昔香是一群熱血阿呆芳療師和傻子無毒有機小農合作,依循節氣時令,不勉強大地承受超出範圍的耕作。以不勉強的精神,孕育出怡人香氣,期望土地回歸自然而舒服的狀態。
成立精神在於重生友善環境的保養用品,惜昔香亦是一個芳療師共同創作團體,除了嚴格把關品質,展現無毒保養用品的質感之外,並祈願分享自然香氣的協調和美感。惜昔香販售官網 : http://www.yoreherb.com/

2017年3月7日 星期二

聞香氣飲香氣

曾有過小時候不愛吃,長大後卻很愛吃什麼食物的經驗嗎?

我自己小時候很怕蔥、韭、青椒、苦瓜,好像多數小孩都不愛,據說是小孩的自保機制,鼻子舌頭對於氣味強烈、帶有苦澀的食物會下意識排斥,大概是遠古採集食物留在基因裡的印記,以避開可能有毒的植物。長大後開始欣賞這些很性格的食材,覺得新鮮青椒有個清爽的青草味,煸過後的焦香很下飯,覺得蔥韭包餡餅,那油香味實在誘人,苦瓜鹹蛋原來可以一口接一口,小時候很怕的黑嚕嚕皮蛋,則有個特別的況味,單吃、煲湯或炸炒都很出色。
而廚師這行,必定不如我小時候那般任性,得廣納各山各海之物。

壽司之神小野二郎先生曾說過,他欣羨法國名廚侯布雄(Joël Robuchon)的舌頭。小野先生說,他自覺鼻子敏銳度高,可侯布雄先生的舌頭卻更是另一個境界,要是他自己能擁有侯布雄先生的味覺,想必壽司更能提升到更高的層次。
俗人如我,難以想像三星級主廚的感官世界,但很認同香氣用『嚐』的,更完整。最近新出的雙嬌,直接噴灑嗅聞是益母草跑前味的野花青草香,噴入水裡飲用,口腔喉嚨暈出的層次,卻開滿了花,見客的是中後味的玫瑰和茉莉,圓滿了雙花的豔麗甜美,更顯新鮮清新。
乍見喜歡的,不一定長久。乍聞討厭的,並非不可靠。可無論長久可靠與否,最重要最實在的,還是自我。若自我模糊,最終也只是拖磨了他人,抹煞了自己。那些喜歡的、討厭的,或許出現在生命裡,是讓我們不斷思考,嘗試了解自我。在磕碰對話中,沈澱思緒,澄明心性。這些積累哪天或能對誰提扶一把,一如當時曾被扶起、曾渴求被扶起的我們。

川端康成的小說古都後續拍成了電影,這陣子在台灣上映,電影片尾曲翻唱中島美雪的「系」,以織布暗喻人生的離別相遇。
『縱軸是你,橫軸是我,交織而成的布,或許有一天,將會溫暖他人』

 對於未來,誰都有迷惑,對於堅持,不知道能持續多久,可期望我們摘下的香氣,寫下的文字,能與你交織成溫暖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