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惜昔香

惜昔香是一群熱血阿呆芳療師和傻子無毒有機小農合作,依循節氣時令,不勉強大地承受超出範圍的耕作。以不勉強的精神,孕育出怡人香氣,期望土地回歸自然而舒服的狀態。
成立精神在於重生友善環境的保養用品,惜昔香亦是一個芳療師共同創作團體,除了嚴格把關品質,展現無毒保養用品的質感之外,並祈願分享自然香氣的協調和美感。惜昔香販售官網 : http://www.yoreherb.com/

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

從土裡長出來的香氣

每朵雲都有自己的樣子,每朵花不會完全相似,每個人也必然是獨特的。

女工有個怪癖,很多人害怕的燒稻草味,女工並不討厭。以前住在山邊田間,稻梗焚燒的氣味,代表可以去田裡玩耍,可以搞控窯。那時的村子很少烤地瓜,是拿出一大包花生,丟去火堆烤。小孩彼時下課也沒有什麼課後輔導還是安親班,功課拼完?(要打個問號,時常沒寫完就亂跑)成堆亂散亂亂跑,大人也沒在分哪隻小鬼是誰家的,公家烤公家吃,女工毫不客氣白吃鄰居好多糧。風吹得田邊竹林輕脆響,火星徐徐閃,塞得小孩一口一個烤花生,燻稻草的味道從此劃在快樂那一邊。

 有朋友問著,天冷時覺得昭君暗香襲來,聚而不散,舒服極了,天氣極熱時就沒這麼喜愛它,問是為什麼呢。


   其實氣味的喜好與心境、溫度、成長經驗,都有關係。這位朋友應是對艾草特別有感應,昭君中的艾草停留後味頗長,有時人在溫度高時會比較喜歡「輕」的味道,像是檸檬、薄荷、葉片都屬比較輕盈的香氣,輕的氣味能上揚、清爽心情,而溫度略低時,常會比較愛「有重量感」的味道,像是泥土、墨水、樹脂、煙燻味、皮革味都屬比較有重量的香氣,有重量感的味道則穩固情緒,溫暖身心。個性俐落的通常愛輕盈的香氣,個性細膩的常愛有重量感的味道。


 而惜昔香的配方是怎麼下的呢?

  最近讀到了一本書 – 早川由美小姐所著 「半農半創作,悠悠晃晃的每一天:早川由美的耕食生活手記」(種まきノート ちくちく、畑、ごはんの暮らし),其中某個篇章,恰恰就是我們的心情。早川由美小姐為日本知名織品創作家,與家人在高知縣的山裏過著半農半創作的生活,她熱愛植物染與編織縫紉,曾在台灣、泰國、印度等各處居住遊歷,這些也成為其日後創作的養份。

那篇篇名為「一針一線織出了我」,是這樣寫的:
從前,我跟著一位眼睛不好的婆婆學習縫製工作褲。
她總是請媳婦幫忙在針上穿好線。
她說她的指尖有眼睛,可以「看到」針在布上的遊走,就這麼縫縫補補。
現在,我到了這個年紀。
好像也可以體會婆婆說的話了。
例如,遇到眼睛見不著之處時,手指仍能摸找著針進行縫補。
創作時,雖是製作眼睛可見之物,
但事實上,
也將眼睛看不見的東西加了進去。
那並非與技術相關,
而是將心,或是近似靈魂,
活在當下的自己,縫進去。
現在,我一針一線縫製著的,是冬日的大衣。
大衣對身體保暖很有用,
因此,我正努力地縫製一件立體剪裁的大衣。準備要縫製兩件。
手縫是讓我特別喜愛的工作,
一針一線縫縫補補,真的是很令人開心。
雖說得要工作室與家裡兩邊忙,但利用中間空檔時間,
也縫製了三件。
不論哪一件,都讓我珍愛不已。
因為它們都是我,一邊摸著生命的形狀,
一邊感知到身體的靈魂,
穿針引線地製作著。
一絲一線地縫製著,
讓人忘我而快樂。


 每個配方,就像這篇文一樣,除了知識之外,常有些難以解釋的靈感。有時候,某種植物的名字就這樣跳進心底,每個配方也呼應了當下的生命狀態。養豔是惜昔香開始成立時的第一個配方,是一個很想讓人留下印象,很想散發光彩,很想寫下故事的配方。青絲,是人際紛擾,很阿雜很煩惱,想得頭皮痛癢的結果。昭君那時,有話憋著不能說,憋得喉痛膚也紅,敏感到處抓。捧馨,是某件事情沉澱以後,對於自我個性批判解析的組合。無瑕、一碗茶、涼涼,是身心上的黏膩濕熱,心境嚮往清爽。雙嬌、暖活、輕輕,是疲憊倦勤,冷涼無力的溫柔知心者。朝露、慢慢,是忙如陀螺轉,乾枯如漠的小憩綠洲。淡如菊是朋友人生故事的體悟,口口香則是貪熬夜嘴巴破的成品。


 每一個都是,並非只與知識相關,而是將當時的天候風土、或是近似靈魂、活在當下的心情,調配進去。聞著生命故事的碎片痕跡,忘我而快樂地調配著,期望散發著有太陽有雨水的味道,擁有溫度、有心跳,從土裡長出來的香氣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